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2020美國大選

美國選後亂局有損全球民主

皮爾:美國國務院質疑坦桑尼亞“對民主價值觀的承諾”,但在其國內,特朗普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指控大選存在舞弊。

坦桑尼亞反對黨領袖通杜•利蘇(Tundu Lissu)曾在2017年遭遇未遂暗殺,身中16槍,但倖免於難。上週,他在接到死亡威脅後立即逃離了該國。接到這一警告之前,他被正式宣佈在總統選舉中敗給現任總統約翰•馬古富里(John Magufuli)。後者在大選中的得票率高達84%。

馬古富里不太可信的高票勝選在世界各地受到懷疑。美國國務院拉響警報,稱“嚴重而廣泛的投票違規行為令人質疑坦桑尼亞對民主價值觀的承諾。”

問題是,在華盛頓本身,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和其他一些知名共和黨人卻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指控美國大選存在舞弊行為。

利蘇置身於一個人們冒着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風險去爭取基本民主權利的國家。從他的視角看,這種情況令人不安。“無論對錯,美國發生的一切會影響全球。”他説,“因此,對於一個顯然在一場真正的選舉中落敗的現任總統,發表特朗普提出的那種言論是非常、非常令人不安的。”

如果本應致力於民主制度的國家卻在國內採取看似與之相悖的行動,那會損害它們的可信度。9月,英國政府宣佈,作為退出歐盟的一部分,它將在明知違反國際法的情況下提交一項議會法案。在歐洲,匈牙利和波蘭的領導人已變得更加威權,即便歐盟宣稱,“普遍、不可分割和相互依存的”人權處於歐盟與其他國家關係的“核心”。

“如果一個國家在國內濫用民主和法治,它怎麼能可信地促進民主和法治?”智庫——卡內基歐洲研究中心(Carnegie Europe)主任羅莎•鮑爾弗(Rosa Balfour)説,“這些先例為其他專制者或潛在專制者提供了效仿模板,進一步破壞了全球穩定和民主制度。”

指控西方在民主方面的虛偽由來已久。更為新奇的是西方政府譴責其國內民主進程的根本可信度,或者公開承認自己試圖違反國際或國內法律。

對美國來説,它已經在海外製造了幾項外交政策矛盾。就在特朗普稱此次美國大選是“對我們國家進行的重大欺詐”幾小時後,美國駐科特迪瓦大使館呼籲科特迪瓦領導人在該國10月31日總統大選後“展現對民主進程的承諾”。

11月9日,就在美國圍繞黑人選民受到抑制的指控展開激烈辯論的時候,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對緬甸的少數族裔在該國選舉中被剝奪選舉權表示擔憂。本週,美國向摩爾多瓦新的當選總統馬婭•桑杜(Maia Sandu)表示祝賀。然而特朗普繼續不承認喬•拜登(Joe Biden)贏得美國大選。

智庫——開放社會歐洲政策研究所(Open Society European Policy Institute)主任希瑟•格拉貝(Heather Grabbe)説:“幾十年來,世界各地的親民主活動人士一直依賴美國的聲明,為選舉是否自由和公平設定可靠標準。”她補充稱,共和黨對特朗普所謂欺詐的支持削弱了美國在選舉行為方面的高標準。“美國將失去其作為公平選舉標準制定者的威信,在全球範圍損害民主制度。”

隨着專制統治在全球範圍崛起,尊重人民意志的基本信息可以説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作為美國的下一任總統,拜登迅速承諾要恢復美國的“道德領導力”和“榜樣力量”。

對利蘇來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説:“我們正在為投票和被投票的能力、計票和被計票的權利,以及相應地宣佈正確獲勝者的權利而鬥爭。”他計劃一旦感到安全就回到坦桑尼亞,繼續他的政治鬥爭。與此同時,他呼籲西方國家人民及政府“踐行他們的理想”。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