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通貨膨脹可能捲土重來

沃爾夫:《人口大逆轉》一書指出,世界經濟的範式將改變,低通脹、高負債的時代即將終結。

我們是否會進入一個這樣的時代:通脹出人意料地高,而不是如我們熟悉的那樣低於目標?許多人認為不必擔心。但上次那個喊狼來了的男孩是對的。剛出版的一本書在固執地喊着狼來了。值得注意的是,該書認為,由於目前的財政和貨幣寬鬆政策,“就像許多次戰爭後的情況一樣,通脹將大幅上升,在2021年很可能超過5%,甚至達到10%左右”。這將改變一切。

這一預測來自受人尊敬的學者查爾斯•古德哈特(Charles Goodhart)和曾供職於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馬諾傑•普拉丹(Manoj Pradhan)合著的《人口大逆轉》(The Great Demographic Reversal)。事實上,該書的分析框架比它對即將到來的通脹末日的預言更為重要。兩位作者認為,世界經濟的範式將改變。上一次發生這種情況是在20世紀80年代。40年前那次重大轉變的本質與其説是渴望控制通脹,不如説是全球化和中國進入世界經濟。他們認為,那個低通脹、高負債的時代現在即將終結。相反的情況很快就會出現。

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中國、前蘇聯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對外開放。“烏拉圭回合”(Uruguay Round)談判達成一致,世界貿易組織(WTO)由此誕生,中國於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全球經濟一體化迅速推進,尤其是通過貿易,不過高收入國家的直接投資也是重要推動力。用於生產可貿易商品的全球勞動力供應大幅增加。大型貿易經濟體的出生率在下降,但人口依然年輕,女性加入勞動力市場增強了這種趨勢。所以勞動力的增長速度快於人口的增長速度,人均產出的增長速度快於每位勞動者平均產出的增長速度。

古德哈特和普拉丹認為,所有這些因素導致:高收入國家中勞動力掌握的市場權力減弱,國內生產總值(GDP)中利潤佔比上升,國內不平等加劇,全球不平等縮小,“儲蓄過剩”,通脹壓力減弱以及實際利率下降。負債出現了激增。

現在,他們認為,這一切都將逆轉。全球化正受到攻擊,再沒有哪個經濟體能夠複製中國當年走過的道路。老齡化打擊了勞動力的增長,加劇了財政壓力。他們斷言,最重要的是,隨着消費者數量相對於生產者數量的增長,通脹壓力將加大。此外,隨着勞動力規模縮小、全球化減弱,勞動力將重新掌握市場權力,加劇這些通脹壓力。

他們補充稱,這些轉變將造成巨大的政策困境,尤其是考慮到政府和非金融企業的龐大資產負債表。如果失業和通脹之間的關係真的發生了像兩位作者認為的那樣不利的轉變,央行會為了控制通脹而儘可能地收緊銀根嗎?當局將如何應對違約浪潮?在一個結構性低增長(部分由老齡化導致)、利率上升和增加支出的壓力加大的世界裏,政府如何才能將赤字重新置於控制之下?如果它們做不到這一點,央行將繼續印鈔還是放任國家破產?簡而言之,我們是否在更糟糕的情況下面臨1970年代的歷史重演?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説》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