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2020美國大選

拜登的全球領導計劃存在缺陷

拉赫曼:當選總統承諾讓美國重新扮演領導角色,但這可能意味着接受妥協。尚不清楚美國政界和選民會否接受這種代價。

世界各國政府都在研究今年1月發表的一篇題為《為什麼美國必須再次領導世界》(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的文章。作者是喬•拜登(Joe Biden)。

在為《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寫的這篇文章中,拜登哀嘆特朗普政府“放棄了美國的領導地位”。文章承諾,“拜登的外交政策議程將使美國重新坐上談判桌的主位”。

但是,對這位當選總統來説,在紙上空談重建美國的領導地位要比真正付諸行動輕巧多了。美國已不再像以前那樣強大。僅僅是重新加入國際組織——世界衞生組織(WHO)或巴黎氣候協定——並不能讓美國“坐上談判桌的主位”。參與國際談判的代價可能是接受不受華盛頓歡迎的妥協結果。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政界人士和選民會否接受這一代價。

在華盛頓,“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自由主義的世界秩序”以及“基於規則的秩序”這三個詞似乎經常被互換使用。這種混淆是可以理解的。二戰後的秩序基本上是由美國設計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總部設在華盛頓,聯合國(UN)總部設在紐約都是有原因的。1991年蘇聯解體只是加強了美國的霸權。

2016年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聲稱世界貿易組織(WTO)等國際機構對美國不再有用。他説,美國一直在被矇騙,而“全球主義者”讓普通美國人變得越來越貧窮。剔除特朗普式的誇張和偏執,這一誇張言論確實揭示一個問題。在一個力量分佈更為均勻的世界,基於規則的秩序與美國主導的世界不是一回事。

這種未解決的緊張貫穿於拜登對待國際事務的態度。在《外交事務》的文章中,拜登斷言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美國必須領導世界”,並承諾美國將“召開一次世界主要碳排放國峯會”。最大的單一排放國是中國,而北京方面看來極不可能會順從地同意出席由美國召集的峯會——拜登承諾該峯會將 “敲定可執行的減排承諾”。

現實地説,中國和其他許多國家將會堅稱,唯一合適的氣候談判論壇是由聯合國發起的談判。對拜登政府來説幸運的是,下一屆聯合國氣候大會——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的東道國將是盟國英國。即便如此,當選總統有關可執行減排的承諾可能也無法兑現——尤其是在美國本身。美國的談判夥伴將知道,美國國會很可能對美國的任何承諾擁有最終決定權。由於共和黨可能繼續掌控參議院,拜登政府將很難兑現承諾。

類似的問題可能會破壞新總統有關美國將在貿易方面發揮領導作用的承諾。拜登承諾將抵制“全球滑向保護主義的危險局面”。但他知道,特朗普對自由貿易的敵意引起許多美國選民的共鳴。對新貿易協議的懷疑跨越黨派界限。2016年,由於其所在的民主黨內部的敵意,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被迫放棄支持《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一項她曾參與談判的影響深遠的貿易協定。

拜登的解決方案是承諾在美國未來參加的任何貿易談判中,“勞工和環境領袖”將從一開始就“坐到談判桌前”。但這可能會大大減緩達成新貿易協定的進程。與此同時,世界正在翻開新的一頁。上週末,來自日本、中國和韓國等15個亞太國家的領導人簽署了史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之一。拜登和他的團隊大談特談如何團結美國的朋友來反制中國。但新的事實已經在第一線形成。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