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關係

每週時事分析:也談基辛格關於“拜登應迅速與北京恢復溝通渠道”的建議

曹辛:矛盾尖鋭的中美兩國當下首先需要防止衝突,其次是解決問題,而雙方建立制度性的聯繫安排是一切的前提。

本欄目由FT中文網與公眾號“遠見經緯”(原公眾號“經緯遠見”)、中華智庫基金會共同主辦

11月16日晚,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出席中國作為主辦方之一的“2020創新經濟論壇”時提出建議:拜登應迅速與北京恢復溝通渠道。他提出:下任美國總統首先要和中國領導人對話,雙方應該建立機制性安排以保持聯繫,討論需要避免出現的問題;隨後雙方的溝通重點應轉向那些應該實現的問題。基辛格如此具體的建議暴露了下列信息:當前中國與美國特朗普政府之間實際上沒有溝通管道;更談不上管理衝突和解決衝突。

作為當前經濟總量排名世界第一和第二、但矛盾卻異常尖鋭的中美兩國,當下首先需要防止衝突,其次是解決問題,而雙方建立制度性的聯繫安排是一切的前提。唯有如此,才能畫出底線、談判並解決問題,並管控衝突。從兩國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發展來説,這比領導人的面子重要得多,也是考驗一個政治家是否成熟的重要標準,誰先動議並不重要,解決問題才是核心。

中美已到了不談不行的地步了

就當前的形勢而言,儘管美國新總統尚未就任,但中美實際上已經在全球佈局並擺開擂台,做好全面博弈的準備了,只要雙方不想讓事情弄到不可收拾,中美就不能不談了。

就中國方面來説,中國已經擺出了主要依靠獨立自主發展經濟的準備,中共五中全會提出的以內循環為主、國際國內雙循環同時並舉,就充分説明了這一點。鑑於中國是大國,不可能離開世界市場,如筆者一向強調的,中國只要緊抓東盟、歐盟和日韓市場不放,即便中美脱鈎,中國也不會過於被動。目前中國首先在“地區全面經濟夥伴協議”(RCEP)方面取得了實際成果,由於日、韓兩國也一併進入,於是下面的中日韓自貿區,也就是順帶臨門一腳的事情了。應該講,當前新冠疫情的國際大勢,為中國實施國際層面的大循環提供了極好的時機。可以預見,即便有美國阻撓,下面中歐雙邊投資協定的簽署,大方向也是明確的。但這一切給世界的印象是:中國的經濟發展要甩開美國單獨幹了,而這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之間的漸行漸遠,其中的政治含義令人不安。

美國也是如此。美國同樣已經明確了和中國意識形態對立的立場,拿出了團結盟友與中國全球博弈的態勢。上週拜登在和韓國總統文在寅通電話前,專程前往朝鮮戰爭紀念碑致敬,向戰爭陣亡軍人獻花,並在事後同文在寅通電話時,強調韓國是“印太戰略的核心軸”,同中國上月隆重紀念抗美援朝戰爭相比,這已經説明了一切。

就美國自身來説,美國仍然有力量遏制中國,核心就是技術封鎖、制裁加高科技產業脱鈎,以及選擇通過意識形態、民主、人權等議題在全球政治打壓中國。拜登政府一是可以繼續在高技術領域繼承特朗普的對華封鎖策略,目的是儘量延緩中國趕超與美國差距的速度,儘可能久地保持美國世界第一強國的位置;對特朗普留下的對華關税制裁問題,鑑於當前美國兩黨的對華一致立場,一時也不大可能會撤回。

同時,台灣和南海問題也是美國可以操作的議題。對台灣問題,拜登政府未必會像特朗普那樣極端,經濟合作和武器銷售將是主要操作方向;但是在南海問題上拜登政府會當仁不讓、不會放手。這裏的核心是,中國對南海的主權立場沒有國際法、聯合國和南海國家的支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